南京恋人被恶徒残忍劫杀女孩是本地的选美冠军死前曾受侵犯

  • 时间:2022-04-08 11:53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声明:本文为小说,内容都属虚构,包括地名、职业、机构等等,皆是文学创作,请勿对号入座。

  小杨的家庭很普通,父母早年离异,母亲一个人辛苦将她拉扯大。小杨面慈心软,相貌出众,母亲从小对她就严格管教,花费了无数心血。

  大学时期,小杨就很出彩。她曾被学校选拔到了北京某国宾馆,作为司仪,负责外国贵宾的接待工作。

  在扬州大学商学院毕业以后,她进入老家一家大公司从事财会工作。目前刚刚工作了几个月,她从没有接触过社会。

  财务科的几个老阿姨,对天真、可爱甚至有些幼稚的小杨非常喜爱,当作女儿一样关照。

  小王是个帅哥,身高1米85,英俊潇洒,虎背熊腰。他为人诚恳热心,是个好小伙。就读于中央民族大学时,小王还做过奥运会时的志愿者。

  大学毕业以后,小王顺利考取了南京的公务员(没有背景哦,这很不容易),成为监狱系统的一名干警,主要从事文职工作。

  监狱领导对小王颇有好评:这小伙子踏实肯干,工作能力也强。他家不在本地。他专心工作,很少请长假,经常二三个月才回去1次。

  小王的同事也说:小伙子个子高高的,长得也挺帅,工作很踏实,和监狱的同事以及在监狱接受教育的人关系都不错。

  小王家庭条件平平,父母都是普通工人。儿子在外地上班,回家不方便,父母出钱给小王买了一辆车。谁知道,就是这辆车后来惹了大祸。

  就在热恋期间,有个小姐妹告诉小杨,马上有一个选美大赛,希望美丽的小杨能够参加。

  在小杨的印象中,选美比赛都要穿着三点式上台,她想也没想就拒绝了:我哪里能做这个!你也不是不知道,我都没穿过热裤上街。

  小姐妹忍不住笑起来,解释:这次选美不需要穿泳装。运动是政府性质,主要选择本地气质好相貌好的知识女孩,有宣传的性质。只需要穿长裙最多是短裙。

  犹豫的小杨同男友商量,小王立即表示支持:你这么美,这么聪明,应该去参加,肯定没问题。

  一些大公司找到她,希望她能够拍照片做代言,给以丰厚的报酬;一些国企也找到她,希望能入职进入宣传科,成为企业的名片;更夸张的是,有权有势的富家公子们,不知道怎么搞到了她的手机号,搭讪、邀约的电话每天都不断。

  和其他一些选美模特不同(今天的模特几乎成为鸡的代名词),小杨得冠前后没有任何不同,还是非常低调。

  上午,小王亲自开车,带着姨妈、姨夫和小杨,一起去吃了饭,大家还照了合影。

  中午吃完饭,姨妈偷偷和小杨说:你男朋友这个人很好,很实在,不是耍嘴皮子的男人,靠得住。女人一辈子找到合适的男人不容易。你要好好和他相处。

  下午1点,小王和家里通过电话。工作很忙又是刚刚入职1年,小王很少回家,但每周都要通电话。

  小王没多想,随口回答: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,等我放长假吧。妈妈你要注意身体!

  南京治安不错。小王虽是文职监狱干警,毕竟不是普通小伙,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。

  小杨是单亲家庭,母亲对她管的非常严格,无论什么情况每晚9点30之前必须回家。

  半个小时后,她再打女儿手机,发现还是没人接,第3次再打发现关机了。她转而拨打小王手机,发现也没人接。

  电话打到小王工作的监狱,领导惊讶的回答:小王今天没来上班。这小伙子之前从没请过假,这次是怎么回事?

  4月5日晚上8点,小王的车驶向一条比较寂静的马路上。这里靠着湖边的一个大公园,是一些情侣约会的地方。这个公园附近没有居民区,白天也很少人来,晚上更没有路灯。

  询问小杨和小王家属,小王和小杨没有任何亲戚或者熟人居住在安徽,两人也从没有去过安徽,更没有出行计划。

  警方继续追踪车辆,发现车辆曾经过芜湖停靠了一下,最后在宣城附近失去踪迹。

  案发第3天,4月7日,有人在本地废弃的采石场的坑中,发现了一具尸体。死者正是小王。

  小王的双手和双脚都被胶带捆绑,连眼睛都被胶带遮住。致命的是7处刀伤,胸口4处,背后3处。

  歹徒下手极为狠毒,每一刀都刺中要害,心、肺和肝脏全部破裂。根据伤口来看,歹徒刺杀用尽全力,每一刀都刺到没柄。

  杀人案见过不少,没有见过下手如此狠毒的人。明明一刀就可以刺死,为什么连刺这么多刀?

  小王的父母赶到现场,看到了儿子的遗体。小王的母亲当场昏厥过去,父亲也泣不成声。

  刑警老谢这么说:我干了20年刑警,杀人案见了不少,没见过下手这么凶狠的。明明1刀就把人刺死了,非要刺7刀。现在前胸刺了4刀不过瘾,又对后背补了3刀,像是对小王有什么刻骨仇恨。

  刑警老陈认为老谢说的很有道理:对,这说的没错。现场给人感觉似乎是小王的什么仇人干的,是仇杀。但我们走访了小王的父母和同学,他们都说小王没有仇人。小王今年23岁,大学毕业才1年多。学生时代的小王比较忠厚老实,加上年龄又小,根本没什么仇人。大学的同学甚至说,他们和小王同宿舍4年,从没看过小王和别人吵过架。所以,我们现在怀疑是工作上得罪的什么仇人。大家也知道,小王是狱警。监狱里面很多暴力犯,什么坏事能做的出来。说不定是犯人和小王有什么矛盾,出狱以后进行报复。

  领导说:小王这小伙子没有什么仇人。他要是普通管教干部,手下带一群犯人,确实可能会得罪一些人。但是,小王在我们监狱是文职。他刚来1年,我们见他文化程度高,又学的是师范专业,就安排他给犯人们上大课。主要是文化课,也有思想改造课。上这种大课,小王和犯人不会有什么矛盾。无非是他说、犯人听而已,哪里会有什么仇人。况且,这半年时间一共也没有几个犯人释放,不可能是这些人做的。

  监狱领导沉思了一会:你这么说,倒还真有一个。记得小王上文化课的时候,说一些法律常识。有个叫做李立的犯人连续几天吹口哨,说怪话。小王批评了他几次,他还是捣乱。李立的管教干部知道了,把他关了几天禁闭。这个李立是三四个月前刑满释放的。他的刑期也不长,也就1年多。

  老陈和老谢商量了一下,觉得不靠谱。李立被关了几天禁闭就去杀小王,又劫持了他的女友,似乎不符合逻辑。

  当天老陈留在南京,老谢则从南京赶到浙江杭州,找到了跑长途运输的司机李立。

  他说的这番话,让老谢有些意想不到:小王警官,真是个好人。上次是老板拖欠我开卡车的血汗钱,我上门多次讨要不到。当时老板不给钱还挥拳打我,我一时冲动将他打成轻伤,判了一年半。这家伙欠钱不还倒是有理了,还是他先出手打人,我只是还击。谁知道一脚踢过去,他断了2根肋骨,就说我是造成轻伤二级判了刑,还罚了款。你说说看,老板这么有钱,欠我七八万元就是不给。我打伤了他,反而要给他几万元。我气不顺,觉得法律是帮他不帮我。后来小王上法制课说法律公正,我就故意捣乱吹口哨、还唱歌。小王批评我,我也不听,这样就被禁闭了。

  李立:开始我有些恨他。他这个毛头小伙子没我侄子大呢,还给别人上课。外面社会什么样?你知道个屁。没多久,我就很感激他。

  李立:小王后来主动找我谈心,问我有什么事情,对法律这么不满。我就说,老板欠我钱还打我,我还手就坐牢了。打伤了他,坐牢我也认了。到今天,七八万元血汗钱还是要不回来。你说法律是公正的?

  大概半个月后,小王跟我说他已经去劳动仲裁机构帮我协调过了,老板还是赖账!小王就亲自打电话给他,说明自己身份,又说监狱对这件事很重视。如果老板不愿意给钱,一定会去法院起诉强制执行,还要登报甚至上电视台。听了这番话,老板吓得急忙转变态度,把欠款全部打到你的银行账户了。我刚刚和你老婆通过电话,说钱已经到账。这件事以后,我对小王很感激。这小伙子年龄不大,做人很仗义。我之前故意给他捣乱,他还这样对我。出狱前,我提出让老婆转给他1万元作为感谢费。小王开玩笑的说“那我不变成律师了?我可没律师证”最终一分钱没收。这么个好人,怎么会被人害死了?我心里真不是滋味!

  而李立释放后,一直在浙江跑去福建的长途运输,从没有去过江苏省。小王遇害当晚,李立的车正在福州。第二天中午卸完货后,他才返回浙江。李立没有作案时间,也没有作案动机,基本可以排除嫌疑。

  车的型号和颜色,都和小王的车完全相同。经过小王的同事辨认,这就是小王的车。

  小王是被用刀刺死的,头部并没有被打破。那么,这些脑浆是谁的呢?很有可能就是可怜的女孩小杨的。

  结果是可怕的:警方发现小杨不但已经遇害,还可能遭遇了可怕的凌辱。后车座上,发现了男人的精液痕迹。

  车窗上和后座有喷溅的脑浆痕迹,看来小杨是躺在车上被人用钝器重击头部,导致颅骨破裂才惨死的。

  另外,车上还发现了几个抽过的新鲜烟头,另外还有几个大号钢珠,掉落在车底夹缝里。

  专案组立即从烟头中提取了唾液,准备用于DNA的鉴定。至于大号钢珠是什么?目前还不能确定!

  会不会是小杨的某些追求者由爱生恨,杀死这对情侣,还强奸了小杨,以发泄失恋的愤恨?

  小杨如此美丽,又是众星捧月的选美冠军,身边一定不乏追求者。这些人中,或许就有变态!

  上面也说了,小杨成为选美冠军后,身边立即多出了大量追求者。她对他们根本不理睬,甚至为此换了手机号。

  小冯是工厂里面的帅哥,家里也有几套房。小杨一进公司,小冯就被她迷住了:今天请吃饭,明天送花送水果。

  小杨却不喜欢小冯,因为他名声不太好,之前甩过几个公司的女孩,据说都还跟她们发生过关系。

  有一次和同事喝酒的时候,被人家打趣“你不是说什么马子都能泡上吗?小杨怎么不理你?”。

  小冯借着酒劲说:这小丫头装清高,摆臭架子。哪天落到我手上,让她知道我的厉害。

  案发前一天是清明节,小冯和父母回到苏北老家去扫墓去了,直到案发后第二天才一起回来。

  至于小冯听说小杨遇害,还可能是被人奸杀,情绪也非常低落:,哪个畜生干的这种事,怎么下得了手的。我谈过不少女孩,像小杨这种漂亮、贤惠又不爱钱的女孩,到哪里找去?我是没这个福气能娶她。我也嫉妒过小王,不过她们确实般配!没想到竟然出了这种事。

  根据车辆行驶轨迹来看,遗体可能会被丢弃在沿途,最有可能的还是在南京、芜湖和宣城,车辆都在这里停留过。

  民警老陈先发言:现在看来,情杀案不可能。小杨只和小王谈过恋爱。其他追求者连和她吃个饭都不行,连电话也不接。这就谈不上感情纠纷,不存在情杀。

  民警老谢也说:现在看来仇杀也不太可能。小王和小杨的社会关系都非常简单。他们都是刚刚进入社会一二年的年轻人,压根没有仇人,不可能招惹这样的杀身大祸。我认为,这起案件很有可能是单纯的抢劫强奸杀人。

  民警老陈也说:对,我也是这么看的。小杨和小王遇害的地方,是我们这里一个景点,经常有游客来这里游玩。尤其是外地情侣认为这里很浪漫,很多人会深夜在这里逗留。歹徒选择这里作案,恐怕不是针对小杨和小王,而是试图抢劫游客、情侣。小王和小杨正好在这里,歹徒就袭击了他们。不知道什么原因,歹徒并没有单纯抢钱就走,而是抢劫强奸以后再杀人灭口。

  民警老谢说:抢劫强奸如果不伤人,一般也就坐10年以内的牢。情节比较严重,只要不出人命也不会判死刑。小王尸体没有发现搏斗痕迹,说明没有激烈抵抗,歹徒似乎必要杀人。但歹徒却连杀两人,手段还如此凶残。我认为,歹徒肯定不是第一次作案,之前还有过其他案子,有可能是命案。

  还有,歹徒作案手段也算是比较高明。他们在本地杀人,将小王尸体丢在江苏,将小杨尸体不知道扔到了哪里,又将没有牌照的汽车扔在安徽。如果在10年前,没有天网的时代,又涉及跨省侦查问题,这个案子就很难侦破。这说明,歹徒有丰富作案经验。

  民警老陈说:另外,歹徒如何能够迅速制服小王,也是一个疑问。小王年轻力壮又高大,体格很棒。他在监狱也受过擒拿格斗的训练。小王车辆驾驶座发现有铁质扳手,是用来防身的。一般来说,一二个歹徒即便持刀,也不见得对付的了有武器的小王。小王和小杨都没有抵抗,我倾向于歹徒有枪。之前我们在车里发现了大号钢珠,我认为这是钢珠枪的子弹。歹徒是持枪威胁小王小杨,他们没有办法抵抗,只能屈服。现在市面上想要搞到钢珠枪并不容易,我认为歹徒肯定是惯犯,之前绝对有案底。

  民警老谢则说:大家注意歹徒作案选择的地方,抛弃小王尸体的地点都很巧妙。它们都是闹中取静,行人稀少的地方,外地人不可能知道。我倾向于,歹徒就是本地人。听说,技术上正在还原拍摄下的歹徒相貌。一旦相貌还原,应该先在南京本地的监狱系统进行辨认。

  仅仅几个小时后,就有看守所打来电话:歹徒酷似南京乡镇某村村民邢华军和邢三杏。

  这两人都有前科,尤其邢华军前后入狱3次,是当地看守所的常客,民警们对他很熟悉。

  根据资料上显示,邢华军32岁,是个惯偷,曾3次因为盗窃入狱,最后一次判刑长达4年半。

  邢华军有老婆,儿子才4岁,家庭也算比较完整。他盗窃的原因是烂赌,将还算殷实的家输的只剩四壁。

  根据村长介绍,去年邢华军去南京市区做生意,自称赚了十几万,准备回家返修房子。可还不到1个月,他就又一头扎入地下赌场,将钱输的干干净净,还欠下了几十万的高利贷赌债。

  至于邢三杏今年41岁,是个光棍汉,地痞流氓。他从小父母双亡,一个人在亲戚帮助下长大。邢三杏同样好赌,特别喜欢玩诈金花。虽没有邢华军这么疯狂,一天输赢也有好几千,欠了一屁股赌债。为此,邢三杏曾经拦路抢劫,被捕后判刑1年。出狱后,他借钱养殖螃蟹,谁知道经营不善基本亏光,债台高筑,连吃饭都困难。

  另外,警方还在两个歹徒家中搜出3支,包括1支长管钢珠枪、1支仿造54式手枪、1支改造过的气枪和大量子弹。

  被捕后,也许知道罪证确凿,邢华军和邢三杏都没有死撑,很快交代了作案经过。

  既然是证据确凿的杀人犯,那还有什么客气的。如果不老实交代,十根手指都给你掰断。

  邢华军曾经3次入狱,经验丰富,也不愿意吃眼前亏:我交代,我交代。你们问什么我就说什么。

  邢华军:就是为钱。你们也知道,我和邢三杏都是地痞流氓,没有正当职业。我们又好赌,欠了一屁股赌债,债主天天上门要钱。这些债主都是混黑道的,我们可惹不起。我家从三四个月前开始就没有安装玻璃了。只要安上玻璃,第二天就会被债主砸碎。我的债主给我下最后通牒,如果下个月不能先还一部分钱,就让我好看。邢三杏比我也好不到哪里去,吃饭都靠赊账。我们商量一通,都决定去抢。

  邢华军:是邢三杏从云南找黑道朋友买的,就是用于抢劫的。4月5日晚上8点多,我们骑着摩托车到了湖边,带着仿和长管钢珠枪下车,专门找小汽车。很多外地(南京市区)的情侣会到这个地方来约会,很多是偷情的,都有钱。我们抢他们,这些人一般不敢报警。我们开始就商量,先是抢现金,然后逼迫他们转账,每个人都要抢几万元。

  我们拿着枪走了一会,就发现有1辆白色的小车,上面有一男一女搂抱在一起亲热。

  邢三杏立即向我打手势,让我包抄上去。我们有枪但不敢随便开。车内的人及时发现我们,果断发动汽车逃走或者锁上车门。我们没有什么好办法,只能放弃。但是,这对年轻人连车门都没锁,我一下子就把后座的门拉开了,用手枪对着他们。

  邢华军:对,就是他们。那个男的开始好像还准备抵抗,看到我们手上有2支枪,这才放弃了。他很聪明,装作不是本地人,降低我们的警惕心理“有话好说。我们是外地人,要钱我给你”我说“我们来搞点钱花花。你们别反抗,我们就不会动你们”随后我们就拿出胶带,将两人捆了起来。

  邢华军:2支枪指着你,你怎么反抗,就是霍元甲也不行了。我们把他们两人手脚都绑上,开始搜身。结果,只搜出700元钱、2个手机、女孩脖子上一条金项链。邢三杏嫌少,用枪指着那个男的头说“怎么就这么点?你敢骗我,马上打死你”那个男的说“我刚刚参加工作,真的没有钱!车子可以给你开走。”邢三杏说“你以为这里是河南?赃车转手就能卖掉?这是江苏!开走车,我到哪里脱手?一转眼就会被抓!你想阴我?“”这样,我给你一张银行卡,你让你的爸妈往卡里面汇款几万元。给了钱就饶了你们”这个男人不答应“我真的没钱!我父母都是农民,还要靠我养活!”他们磨嘴皮子的时候,我突然发现男的竟然是警察。

  邢华军:我在车子里面搜钱,搜出400元现金和1个通行证,上面写着这个男的是某监狱狱警。邢三杏和我简单商量一下,这狱警既然没钱,又看到了我们样子和枪,干脆杀人灭口。不然,这个警察回去报案,我们就跑不了。我们都是坐过牢留下过案底的,肯定跑不掉。光是持枪抢劫,就是死罪。最后我们决定,两个人都杀掉。我杀那个男的,邢三杏杀那个女的。

  邢华军:我回到车上,拿出匕首,对准那个狱警的肚子就是一下,刺的很重。我坐过三次牢,吃了不少苦,最恨狱警,趁机报复。那个狱警被刺后,急忙求饶“我给你们钱,5万10万20万都可以”那个时候我已经决定杀他,不可能停手了。我又对准他连刺3刀,每一刀都用尽全力。5分钟后,这个狱警就不动了。我怕他不死,又对准他后背连刺3刀。

  邢华军:大概第二天11点多吧。男友被杀时,这个小姑娘被我们拉到车外蒙上眼睛,也听到男友的呼救。她吓得全身发抖,用当地话求我们“不要杀我。我是本地人,大家都是老乡,不要这么做!我可以给你们钱”我问“你能给多少?”换一般人,到这时候肯定胡吹一通。谁知道,这个小姑娘很老实“我爸妈离婚了,我妈也没钱,我只有1万元都在我妈那里。我可以都给你们!”我说“1万块钱够干什么的!”我当时就要下手杀她。

  邢三杏把我拉下车说“不能在这里杀她。我们把车开到安徽去,在那里把她杀了再把车丢掉。这边警方找不到女的尸体和车,就不容易破案”后来车子开到芜湖,邢三杏就把她掐死了。后来又怕她不死,用锤子把女孩的脑壳都砸穿了。

  邢华军:那是邢三杏做的,我没事可干。我坐牢3次,知道里面最恨强奸犯,牢头先打个半死。邢三杏和我不一样,他很好色又下流,本来就是下三滥。他把人家小姑娘强奸了。小姑娘拼命挣扎,可怜得很。

  他和我把车开到芜湖长江边,准备把小姑娘杀了丢下去。邢三杏又要强奸她。我说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有心情搞这个!真不要命了?说不定警察已经追过来了!赶快杀了她,赶快脱身”。听我这么一说,邢三杏放弃了强奸,双手掐脖子又用锤子砸脑袋,把小姑娘整死了。我们把她尸体扔到长江里,把车子又开到宣城扔掉,搭车回来了。谁知道,才4天就被你们抓住了。

  邢华军:实在是没钱。我们一共抢到1100元,加油和回来的车费就花了400元,剩下700元在外面能住几天?没办法了。不然,也不会这么快被你们抓住。

  这边,邢三杏听说邢华军已经全部交代了,气得半死:这孙子真不讲义气,上来就全说了。他想减刑,让我枪毙,够狠的啊!我也要立功,有件事情我要交代。

  邢三杏:其实,我和邢华军早在12年前就杀过人。当年是在江阴市鹅鼻嘴公园,我和他拿着锤子和匕首去抢劫情侣,结果遇到反抗。邢华军当胸刺了那个男的2刀,男的倒下不动了。那个女的大叫救命,我就用锥子照她头上乱砸,把她砸的昏死过去,估计两人都活不成。我们身上都有大案,这才决定把那个狱警和他女朋友杀掉灭口的。不然,一旦被抓住,我们就活不了。

  根据邢三杏的供述,江阴警方查询案卷,发现确有这个案件。万幸的是,这对情侣命大,都保住了性命:男的受重伤,女的受轻伤。

  南京警方只用了4天就破获了这起特大抢劫强奸杀人案,抓捕了凶手,堪称神速和高效。

  尸体被打捞上来时,身体上有两块大青石压在上面。她的头上被砸出一个大窟窿,脑浆几乎流尽。

  小王和小杨的父母表示,不需要民事赔偿,就要判处2人死刑“如此没有人性的歹徒,虽死不足以平民愤。”

  可怜,小杨的母亲早年和丈夫离婚,将所有的精力全部用在女儿身上。养到了21岁,把女儿养的如花似玉,成为本地选美冠军,又进入电视台成为女主播,谁知道却出了这种事。

  男友被杀后,小杨陷入极度的惊恐中。2个歹徒随后忽悠她说“你男朋友没事。我们吓唬他一下,就推他下车了。你只要听我们的,你也没事。”这种低级谎话,小杨竟然就相信了。之前,她明明听到了男友的呼救声和惨叫声。

  如果小杨果断自救,趁机翻墙逃走或者开车强行逃走,这两个歹徒是没有办法的。哪怕小杨暗中让加油站员工帮忙报警,也会有较大的生存机会。

  被捕以后,邢华军曾表现过一些怜悯:这姑娘,太老实太单纯了。我们又是持枪又是带着她往外地跑,肯定是要她的命呢!就这样也不逃跑!哎。。

  萨沙,如果面对的是持枪歹徒,对方没有蒙面又要求捆绑你,就应该找机会果断搏斗。